FANDOM


Butcher using buzzsaw A Captain of Industry Dishonored
《肉、死亡、骨头、歌唱》(Meat, Death, Bones and Song )是DLC顿沃之刃《耻辱:被腐蚀的人》里的一本书。

抄本编辑

[节选自一个屠夫的日记]

那天晚上当我到家的时候,莉安娜看起来忧心忡忡。她想找回曾经的激情,我们的爱情,我们两年前开始的生活。我们所有的雄心壮志。

但是她越是这样拉我,我越是憎恨她,我越是埋葬了所有的这些向往。

她的父亲在运输站被杀后,我放弃了我在自然科学院的学业。他们的财政状况是如此的管理不善,拖欠了那么多的账,如果不是我,她母亲和弟弟们都要不行了。是我的工作养活了每一个人,我还向干瘪的老吸血鬼温莱特(Wainwright)付着房租。

我恨这份工作,但是在鼠疫期间,想要在绝望中度过难关就必须全力以赴;四处的血渍呼啦和那些老鼠。我们还不得不贿赂摄政王城市守卫,以及大律师阿诺德·提密斯死亡验收官(同样是城市守卫,但是专门计算鼠疫死亡人数的。薪水更高,能获得更多的药水,还有权依法没收一切鼠疫中的受害者财产。但是应聘的人依旧少,因为要和恸哭者打交道╮(╯_╰)╭)。如果得罪了不改得罪的官僚们,你就会被抄家,然后被赶去水淹区。这些全是我的责任。

每天,我就是用我那嗡嗡作响的锯子切开那些野兽,那些瞪大眼睛的野兽。我在科学院学习研究它们好几年了,现在终于轮到理论结合实践了。现在,在屠宰厂工作,有什么错误就像在我脑袋里的一个伤疤(the wrongness is like a wound in my head)。一开始我只是在麻木的工作,之后我的情绪就被愤怒所填充。满脑子都是肉、死亡、骨头、歌唱。那些吓人的歌,已经开始出现在我的梦中了。

我看着巨大的眼睛就好像这样我的日子就可以过得缓慢一些。我们之间有一种感觉很深的联系,那头野兽好像知道我会不停重复的回来,把他支离破碎的身体一片片的带走,持续上几天。

他们为我们歌唱,像葬礼上的挽歌一样让我发抖。

莉安娜现在依旧跟我睡在一起,但是她越想让我找到什么感觉,我就跟她距离越远。曾经的那个我已经死掉了。

位置编辑

  • 在工业领头人任务中罗斯韦德屠宰厂街一个建筑的二层。
  • 《被腐蚀的人》中,第20章开头引用了第15段的最后两句话。

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!


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。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,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。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,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