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游戏里很多闲言碎语暂时没有页面放置的,暂时都堆在这里。

顿沃漫长的一天

  • “女皇陛下艾米丽·考德温万岁!”

城市守卫

  • “这些混球和拉姆齐、索科诺斯公爵是一伙的。”
  • “长官,拉姆齐上尉要花多久时间?”
  • “戴尔下士,把马牵好。拉姆齐自有分寸。这个人平步青云,出身古老的家族,是有名望的家族之一,他正在帮助正统女皇登上王位。拉姆齐家族会再度成为顿沃的红人。你够聪明的化,最好记住。”(顿沃塔办公室外)
  • “既然已经封锁皇宫觐见室,我们的时间应该够用了。守在这里,拖住人和路过的人。加入我没有不小心把自己锁在安全屋,等我搜过皇室寝室我就会回来了。”
  • “如果有人从公爵的排队回来,我们回掩护你。真刺激。时局瞬息万变。”
  • “没错。自然法则不证自明。”
  • “拉姆齐家族接待过漠利的国王和王后,你知道吗?”
  • “邦庭家族和波伊尔家族这些社会精英,是我儿时玩伴。”
  • “上尉,不久后你就会重回上流社会。”
  • “所以,如果我有两个,一个给他,我还有一个,但如果我吃了,不……”
  • “躲也没用,顿沃塔我和你一样熟!”(拉姆齐)
  • “听着,我有坏消息。拉姆齐失踪了。摩尔下士检查过皇室寝宫,艾米丽·考德温竟然逃离顿沃塔了。我们得找到她。就这样。你们收到命令了。兵分多路,找出逃犯。我们和索科诺斯公爵站在统一战线,不成功,便成仁。现在无路可退了。”(如果以非致命手段解决拉姆齐后,顿沃塔外)
  • “不管什么时候,出其不意也好,艰苦时候也好,都不可以松懈啊。”
  • “是艾米丽·考德温!”
  • “全搞得乱七八糟,谁要清啊?当然是我。一如既往。”
  • “好饿。或许是时候闪去吃炸鱼薯饼了。”


平民

考德温大道街道两边

  • “他们说现在出事了,很不安全。哼,我都没说,对我们这种人来说,从来没有安全过。”
  • “我需要新靴子,这双不合脚。”
  • “有人政变。考德温家族终于下台了。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天。”
“嘘,我们怎么能讨论这种事!之后再说。”
  • “我完全帮不了你。你最好快走。”
  • “我想离开这地方,不知想过几百次了。”
  • “我和家人三年前搬来这里。是我们这辈子最大的错误。”

小马酒馆

  • “显示精油短缺,然后是凶杀案。谁知到今晚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  • “晚点要喝杯啤酒吗?”
  • “真怪,穿成这样,却把脸蒙起来。”
  • “你把脸蒙起来。是担心被认出来吗?”
  • “依莲稍早听到守卫打门的声音。大事不妙。”
  • “我觉得我们需要去朗姆俱乐部再泡一个晚上。”
  • “没错。”
  • “税金和费用我没少缴。就算是汇率,买路财我也交。”
  • “希望你可以谅解。你再不走,我会求救。”
  • “有人好像有看到什么,所以现在大家都神经紧绷。”
  • “请管事再检查一下河畔的排水沟吧。”
  • “共进晚餐聊聊大八卦怎么样?”
  • “我不会错过的。”
  • “噢,这是个好主意。”
  • “我实话实说,某天晚上他抽着那根银制烟斗的时候,看起来格外迷人。”(站在小马酒馆外面屋顶上可以听到一个女人的说话,但是酒馆里找不到人。可能是其他屋子里的人。)

(高调被发现)

  • “发生了什么事?!”
  • “啊啊啊!!不!!这、这种事谁干的出来!!”

帽子帮

  • “顿沃好一阵子没什么搞头了,但形势即将改变。城市守卫为了最近的事忙到焦头烂额,皇家杀手那个疯子害他们人仰马翻。无论皇室到底在争什么,日子都不好过。”
  • “那就对了。我们需要商店网络,专卖违禁品,南方的索科诺斯就是这样。库雷若和卡纳卡人越来越有钱了,就算花钱买通大卫队,日子还是很好过。我们就开几间黑市商店、传讯手上的情报,为店家提供保全服务。”
  • “没错,我们得分一杯羹。我敢说,情势对我们有利。”

世界边缘

平民

  • “外地人,欢迎光临卡纳卡。”
  • “你把脸蒙起来。大卫队可不会太高兴。”
  • “你有点醒目。不妨别和法律过不去。”
  • “外地人,我不认识你。你选错事件来卡纳卡了。”
  • “今晚我要花点辛苦钱买罐威士忌,说必定还会赌个几把。”
  • “我很确定我有带啊。”
  • “我只是想让她掏钱买酒水,一次也好。这很过分吗?”
  • “把货装进条板箱,绝对胜过为了杀血蝇而烟雾弥漫的房子。死也不再来一次了。”
  • “你开始在这里捣乱,我们马上介入。”
  • “进这座城市的船越来越少了。大家都嗅到血腥的味道了。”
  • “我臭臭的,是吧?但至少我有工作,凭这点他就可以把嘴闭上了。”
  • “这是政争,是赚钱的好机会。”
  • “以前在这里可以赚的饱饱的,但大卫队开始取缔后就没办法了。”
  • “不知道漠利和帝维雅,会不会真的和我们抢这笔黛利拉的生意。”
  • “真怀念从前,那时睡了就睡了,都不用担心自己还会不会醒来。”
  • “外地人,你在这里不会有事的,低调是上策。”
  • “你有孩子吗?可爱是可爱,,不过一天到晚肚子饿。”
  • “你看起来应该可以照顾自己。”
  • “这事大新闻。那是可以肯定的。”
  • 大家现在都好自为之。
  • “我当然知道一直有血蝇。只是没想到数量这么多,而且这么大只……”
  • “我已经想不起最后一次吃到新鲜的肉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  • “酒那么淡也要两枚金币?那就不用了,谢谢。反正这地方也烂透了。”
  • “想要我准时交租金?等下我干脆不付,谁敢有意见?”
  • “我去过矿坑,别想推荐我去矿坑。”
  • “我告诉过她,那种油不对。但他们根本不听。”
  • “我告诉过她,我的建议就是把罚单付了,一了百了把事情高大没什么好处。”
  • “最近矿尘好多,只要采矿就有矿尘。生产量提高了。”
  • “我晚点会去找张牌桌。”
  • “别不自量力。”
  • “这份工作是我的命根子。无论你是谁,都休想搞鬼。”
  • “听水手说,怪物还会唱歌。你有办法想象吗?真是胡说八道。”
  • “南方通常不会看到这些野兽。他们喜欢北方的低温水域。”
  • “一天左右,绝对臭气冲天。五脏六腑炸开后,螃蟹和海鸥会抢着吃。”
  • “我亲戚一直想让我当矿工。我才不要死在洞窟里。”
  • “这里才有钱赚啊,虽然是肮脏钱。”
  • “我没印象以前有呼吸困难的问题。”
  • “今天的矿尘比平常严重,你不觉得吗?”
  • “上礼拜有吹玻璃工人被战嚎在了。人人自危。”
  • “据说捕鲸屠宰场在裁员。”
  • “你在找工作?我也是。”
  • “我听自己的声音都听腻了。就好像跟墙壁对话一样,只有鬼听。”
  • “我在漠利出生,不过在这里待了十年左右了。”
  • “如果有艘船的船就好了,这才是人生啊。”
  • “我试过在德里斯科住过一阵子。冷死人。食物又难吃。”
  • “现在更糟了,我居然还得提防持刀歹徒?为什么是我啊?”
  • “我一见不对劲就狂奔。补补,我会先大叫,然后再狂奔。”
  • “公爵和他的大卫队当家,日子不好过。要随时做好准备。”
  • “冰块已经缺货两个礼拜了。顾客不太爱喝温柠檬水。”(码头酒铺老板)
  • “新顾客。我敢说,一定有钱。”(黑店老板何瑞修·韦瑟比Horatio Weatherby
  • “这些穿金戴银、狗眼看人低的家伙,敢晃到他这区就要他们好看。”
  • “我的工作室卸鱼货。我会上传,不过我胃不好。”
  • “这地方今年变了很多。而且是走下坡路。”
  • “前不久,我当过平底船船员,运送贵族的家具。另外,凡在大皇宫附近走动,必须额外征收关税。”
  • “要是你身手矫健,胆识过人,血蝇巢有各式各样的宝贝等着你。只不过你不能出声。就连打喷嚏都不行。慢慢走,别靠近蝇巢,设法避免让血蝇毒液和卵进到体内。”
  • “无论你需要什么,我可能都帮不上忙。”
  • “我修过坏掉的采矿设备。除非你需要的是二手鹤嘴锄,否则我爱莫能助。”
  • “我考虑去我叔叔在萨贡托附近的农场。在那可以正常呼吸。”
  • “我觉得一点也不安全。这个城市到底怎么了?”
  • “亮晶晶的小东西。不过如此。小饰品、小物件,但还是吸引了我。”
  • “要不要带客人去采蘑菇呢?”
  • “我正认真思考要不要再规划一次戏剧欣赏。”
  • “他们说卡纳卡是索科诺斯之珠。我比较喜欢贝斯帝里安。”
  • “我有朋友因为血蝇丧命,所以我对这种事很认真。”
  • “不想死就付钱。大家都把欠我的钱付清。”
  • “希望你可以谅解。你再不走,我会求救。”


  • “那艘船叫什么名字?船长你认识吗?”
  • “恐怖鞭痕号。不认识,那艘船没有登记。或许是最近那些漠利进口商。”
  • “我们等一两天看看,如果还停在哪里,我可以请认识大卫队的朋友带小队上船搜。给船员时间把他们正在等的违禁品装上船。”


  • “你还吃肉吗?有血蝇和乱七八糟的东西,真不知道安不安全。我是说,我信任我的肉贩,但他又怎么确定我的牛排里没有半只肮脏的蛆?”
  • “每样东西我都水煮。就这样简单。味道就像鞋皮,但总比吃血蝇幼崽好。”
  • “那也行。真怀念吃饭不用担惊受怕的日子。”


  • “法洛怎么不见人影了。他好像迟到了。还是我们早到了。”
  • “他早该带着红鲨到啦。太扯了。我今天工作很满啊。”
  • “别担心,他一定会赶到的。如果今天没到,明天一定会到。”
  • “你在开玩笑吗?圣地亚哥渔业可是有商誉要维护的公司。全岛都有我们的客户。鱼货很最弱,难道还要我提醒吗?延误的代价我们可担当不起。”
  • “嗯,是发酵过的红鲨。也就是说,这种鱼不会腐烂。”
  • “你干脆跟卡纳卡这里的客户说,我们爱好……重度……发酵。太扯了。法洛得赔。”

码头女摄影师

  • “要命,这光是很神奇,但我快瞎了。”
  • “通往海洋的路闪闪发光。”
  • “好美……”
  • “希望镶框技术不错,我开始眼冒金星了。”
  • “银版准备好了……”
  • “哪里看起来好像有道诡异的影子……嗯,算了……”

码头贴海报女工

  • “我们很快就会印新海报。通常每周可以多招募到几个工人。”
  • “我只需要像1848年这样带点浪漫挖着银矿的时代。”
  • “等我从这笔勾当脱身,就再也不用看到那些脏鬼了。”
  • “矿工全身是跳蚤,还有体臭。”
  • “如果这里的事情不搞砸,搞不好我今年就能退休。”

玛雅及其同伙

卡尔及其朋友

  • “我们连屋内的人有没有半毛钱都不知道。”

黑市商店乞丐

  • “朋友,别贪心。”
  • “如果你想通过光之壁,听说有人溜进这栋血蝇肆虐的公寓。”

拉波罗(Rapollo)

  • “拜托,是你逼我的。”
  • “摆脱?拉波罗,来不及了。你猜再来会发生什么事?”

车站

  • “我跟露西亚·派斯特小姐说过,他们不准我们搭马车。艾德迈尔不对外开放。我们得再试试。我们得去找海芭夏医生。”
  • “他们不准任何人去找她。就连需要紧急治疗的人也不准。”
  • “如果跟他们说我们代表露西亚·派斯特好矿工家庭委员会,他们一定不会拒绝。几百名矿工都指望我们。几百名儿童不停咳出矿尘,一天比一天虚弱。”
  • “她有,所以我担心会害她惹麻烦。”
  • “如果失去海芭夏的支援,就没有人和我们站在同一阵线了。”

西里尔(Cyrille)

  • “欢迎光临温斯洛保险箱专卖店。欢迎你四处逛逛。”
  • “本店是本岛最顶级的保险箱专卖店。你来对地方了。”
  • “欢迎随时再度光临。”

督军

  • “兄弟,挖深一点。切记,那亵渎神者最爱躲藏。”
  • “你不懂误入歧途的人,因为他们的心早已沉入黑水。”

音乐盒

  • “更糟的是知识和建材散落在全岛各地。制造装置用的金属异常罕见。应用技术的人如果不是最忠贞的督军,简直和异教没两样。”
  • “你说得对。如果异教徒拿到音乐盒,然后按照他们的目的滥用怎么办,光是想象就心痛。”
  • “没错,兄弟。相较之下,更应该保护如此强大的工具。私下组装,然后发给全帝国需要用来对抗超自然的地方。”
  • “有时候我会想,在每个聚居区都制作音乐盒,是不是不会更好。是不是反而该在几个地点制作就好,放在来我们远一点的地方,然后运走。这东西好像蛮危险的。”

阿玛迪欧·蒙提(Amadeo Monte)的尸体

  • “这具异教徒尸体很重要,即使情况我还没搞清楚。”
  • “我们等副督军来再说。”
  • “柏恩什么时候到?”
  • “他正在忙。他会派别人过来。或许是督军金达纳。在此之前,我们就在原地等吧。”
  • “兄弟,异教徒的尸体不会招来血蝇吗?”
  • “不会,我清扫过了。我们目前应该不会有事。但挺清楚,凡在这里出现的人,绝对居心不良。卡纳卡没有巧合这种事。”

布道督军

  • 有个故事发生在十五年前,是督军最常对彼此,以及我们照顾的羊群、我们奉献声明惩戒保护的信徒分享的故事。这个故事有时候会再最伟大的聚居区说起,有时会在遥远的朝圣之旅时,围在营火旁讲起。这事一名男子的悲伤故事,这人一度在众生院位高权重,却在鼠疫期间被放逐。之后院内一律不能提起他的名字,所有关于他的书面记录也遭销毁,全因他犯的错太严重了。从教规顶峰坠入最可耻于污秽的谷底,就是他的故事。曾经身着高级督军的制服,后来却在脸上烙下异教徒的印记。各位兄弟姐妹,这事怎么发生的?答案就在七大戒律里。”
  • “有个年轻女孩再丰收月第十四天来找我。我永远忘不了她说的话。她抬头看着我,问我群岛有哪些界外魔神龛。她装出一派天真,却被我看出底下的狡诈。我立即起疑,严厉质问他,最后她坦承,度再到是真边缘的废弃木匠工作坊玩耍。她连续一个礼拜,每天溜回哪里。她发现递交墙上挂着紫色和红色的布,还摆着珠光微弱的破旧烛台;还有界外魔邪恶新图留下的几件骨制小饰品和金币,那些受到诅咒的身影,在我们城市的灯光外弓着背蹒跚徘徊,是我们素昧平生的人。隔天晚上,这女孩被人从家中带走,锁入铁笼,扔进运河。为了她身边所有人,为了你们大家的安慰,必须摧毁她的堕落!我们硬起心肠面对叛教者、异教徒的叫喊声,好让其他无以数计的人,死后免于陷入混沌。”
  • “王子和王后有起有落,但后继的督军会看护各位一辈子、让大家免受虚空之境的外在恐惧,不收界外魔腐化的沾染。坚守七大戒律!”

大卫队

  • “风车有时候也会超载。”
  • “除非风车出事。风车也常鼓掌,方式不同就是了。”
  • “有时候他们还有戴表和盒式项链坠这类东西。”
  • “真的假的?我都没想到。等巡佐回来,我问问她需不需要几名义工。”
  • “好想喝西洋梨汽水。”
  • “没人知道发了什么事。什么事都有可能。只好自己照顾自己了。”
  • “我后颈的毛都竖起来了,有点不祥的预感。有坏事要发生了,不知为何,我就是知道。”
  • “你去过帕欧罗的沙龙吗?玩骰子或泡妞?”
  • “老妪之手,你是任真的吗?那里都是战嚎。”
  • “不要穿制服去就好了。那里的威士忌很好喝。他们甚至供应老顿沃。”
  • “又怎样了?是有人听到打雷还是什么吗?”
  • “只不过上了一晚妓院。才一晚啊!老子居然下面就溃烂了。”
  • “小池中的大鱼。”
  • “你有听到吗?我阿姨贝琳达搬去旧蓝普洛城了。”
  • “玛莎玛莎嫁给我,海上漂泊十二周。”

善良的医生

大卫队

艾德迈尔大门

  • “他们好像又在维修马车继电器了。要不要去瞧瞧。”
  • “不是啦,我猜他们只是要确定一切都没问题。”
  • “虽然这里不会再有人来,但谁知到公爵什么时候又派人来这里巡视。”
  • “怪虽怪,但艾德迈尔的确是他监视的目标。”
  • “没错,这里绝对有鬼。昨晚发生那种事厚,我百分之百确定。我有看到东西,动作不像人类。”
  • “在我调到艾德迈尔前,我看过一个皇家杀手的犯罪现场。将那对老夫妻分尸的凶手,显然自得其乐。”
  • “我不知道。黎明才回来。窗户血迹斑斑。我脑子一片空白。或许公爵发现潘迪西亚新品种的熊或猩猩。我整晚没睡都在想这件事。”
  • “剩菜怎么办?以前我都拿去喂狗,但现在我去不了狗舍。”
  • “谁能不死呢?当然,但拜托别在今天。”
  • “你一定要这样说话吗?日子已经够难过了,讲话还越来越算。”
  • “等一下她会去办例行公事,告诉他们不缴税就完蛋了。”
  • “没错。否则怎么会无时无刻都这么无聊。至少我们还没惨到要进矿坑我们天生就是无聊到死的命,就像我们上一辈那样。简直是诅咒。。”

海芭夏办公室外

  • “绝对别让她离开我们规定的地方。海芭夏绝对不准离开艾德迈尔。”
  • “长官,不过有一晚她不见人影,但我还是没看到她是怎么出去的。”
  • “下士,这件事我们或许还搞不清楚。但要是有人问起,就说善良的医生只有在提公爵出任务时才会出门。”

研究院后门

  • “十几年前日子一定很舒服。你想想,在这里住上三、四个月。整天休息,等着人服侍。”
  • “我可不要。生病就是生病,就算穿上丝质浴袍也一样。我满脑子都是血咳到茶上和烤面饼上的画面。这地方让我神经紧张。对了,那个管理人怎么了?叫汉密尔顿吗?听说他值夜班值到发疯了。”
  • “对啊,为了他的安全,把他关在疾病治疗部。在老公爵席奥丹尼斯的年代,他是这里的管理员。在这种地方,他的工时太长了。”

码头

  • “我出来前把衣柜关上了吗?上一次我忘了关,结果有人丢了条盲鳗在我外套口袋里。”

平民

  • “艾德迈尔对外开放时,这份工作让我很自豪。为病人做饭。”

机关宅邸

平民

  • “酒那么淡也要两枚金币?那就不用了,谢谢。反正这个地方也烂透了。”
  • “又有商店关门大吉了。这礼拜,我最喜欢的面包店。关了。我想离开这地方,不知想过几百次了。瞧瞧这地方,或许改回波斯特戴了。”
  • “大卫队进去那个地方,发现血蝇漫天飞舞,于是放货把建筑物夷为平地,两侧的房子也一起烧了。他们大可用烟熏就好。无论用哪个方法,珠宝都毁了。”
“我们别想拿到钱了,对吧?”
“公爵让今年的血蝇疫情失控了。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喘口气?”
“现在人人自危。我们今晚回去把珠宝挖出来。然后马上从卡纳卡闪人。”
  • “如果你要住下来,少管闲事就对了。”
  • “我已经想不起来最后一次迟到新鲜的肉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
黑市商店隔壁地下室

  • “你居然成功了,佩服。小心点。油瓶的人可能还在这里一带。”(乞丐)
  • “你说要鲸油,我帮你弄来了,也不容易弄到手。”
  • “不对!你搞砸了。还有一个桶才能。爆炸力不够。这件事听我的准没错。”
  • “好啦,好啦。炸药的事我一窍不通。我没说过我懂。”

发条公馆

  • “或许等天气好转,我会派人种些番茄。这里很适合种番茄,把品质差的卖给矿工,应该可以赚到不少钱。”(厨房)
  • “开价这么高,还以为很快就可以拿到东西。”(等候室贵族)
  • “这世上只有一个奇林·金朵希。价钱当然随便他开。此外,凭你的身价,买几个发条战士根本不成问题。听说打从公爵接管银矿一来,你的财富又增加一倍了。”
  • “薪水月底,利润就约稿。我舍不得的是我的时间。我不习惯等待。”
  • “我也不习惯。我连上次等超过一小时是什么时候,都想不起来。”
  • “没错,不过到底是三十六个?还是四十六个?”
  • “管他有多少,反正超级限量就对了。花园俱乐部的人绝对会嫉妒个半死。”

金朵希

  • “啊!难道你们就不能尽本分,好好保护我吗,死白痴!”
  • “不不不!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!什么都行!你要什么我都给你!住手,不要这样!损失将无从计算!你会毁了整个时代的进步!”
  • “如果我把酸倒在铜盘里……会怎样?我本来知道的……就在前一秒钟。有人知道答案吗?”
  • “我有个点子,但现在想不起来了。”
  • “你怎么能用那台机器对付我。且慢,那台机器是做什么用的?”
  • “某种光……光荣,某种重要的东西不见了,但是我不确定是什么。”
  • “有人吗?我把非常宝贵的东西弄丢了。摆脱帮我找找。”
  • “搞不好晚餐有苹果布丁可以吃。真开心。”

战嚎

大卫队

  • “还没到洗衣日吗?快来吧,我快要被自己臭死了。”
  • “希望他们让我调职。我必须到其他区去。”
  • “老是有人说自己看到了蒙面刺客之类的鬼东西,但我觉得都只是虚惊一场。一定没事的。我确定。只是有人听到狗吠而已。一定的,现在风声鹤唳啊。”
  • 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
  • “你觉得这玩意儿看得到我们的一举一动吗?”
  • “看不到。这个模样根本和瞎子没两样。不过它们倒是听得到。”
  • “还是有点恐怖。我得努力才有办法不管它们。”
  • “我倒觉得蛮刺激的。好像有人在见识你,但实际上没有。”
  • “请勿靠近!我会升起弧形电缆他!”(钢琴大厅)

女巫

  • “下次满月是什么时候?来看看,恩,六天后吗?还是三天?”

皇家美术馆

平民

  • “法令那么多我哪记得。我客户要整修露台,增添一点南方异国风情。”
  “我不懂。我去顿沃时,买了河贝回来当烟灰缸,因为会让我想起开心的时光。但是从根部没去过的大陆买木材是有什么意义?”
  “席尔莎夫人多得是钱,爱买什么木材,就买什么木材。”
  • “空气湿哒哒的。要吸饱气都难。”
  • “你应该看看这地方十年前的样子。”
  • “大胆!没人敢对我说‘不’!不想赚钱了是不是!”

黑市商店

  • “欢迎光临。本店服务一流,谨慎周到。”
  • “假设,有一个我认识的人,应该躲在某个俯瞰皇家学院的办公室。如果你要往那个方向去,去看一下他们好吗?要不是封街,我就自己去。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“我考虑看看。”
  • “有看中意的东西吗?”
  • “能再见到您实在太开心了。你找到原型了。”
  • “你认识的那个人失败了。”
  • “这行恐怕缝线不小,我们就别提了。你应该会想了解酬劳的部分。首先,你当然可以拿到赏金。此外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参考这个原型帮你画几张原理图,然后你可以用来改造你的……工具。另外,为了聊表谢意,本店商品可以打折。”
  • “很公道。”

战嚎

  • “夫人,你今天真走运。居然看见海盗贝蒂本尊。想活命就留下买命财。”
  • “老鼠也很可疑啊。那我要大叫吗?”
  • “呃,我想我永远也无法习惯。”
  • “太迟了,最好整个地方搜索一下。”
  • “我看到你了!再躲也没用了。”
  • “惹到战嚎一人,就等于惹到所有人。我们一定会把你揪出来。”
  • “没有。那儿没人。”
  “没听过这号人物。喔,等等,她不是码头的服务生吗?”
  “你不可能没听过海盗贝蒂。”
  “那些拒绝付钱的傻瓜,在我手上死的很难看。”
  “没有,我从来没听过你剥削的事。请继续说下去。”
  “你对那些倒霉鬼做了什么事,打断他们的鼻梁吗?”
  “搞什么鬼,你干吗乱搞?!我党被害者的时候,我都有乖乖演!”
  “如果你不假装合作,我们要怎样吸引傻瓜上门?”
  “我没看过你这么逊的恶棍。‘海盗贝蒂’个屁。连海鸥听到都会笑掉大牙。”
  “你还真是死得感人又悲惨。你的演技比我好太多了。”
  “他活该。我才不会道歉。”

大卫队

  • “我是什么?我就像没有穿在腿上的丝袜。就这样,什么鸟都不是。”
  • “不一定要像马戏团那么夸张,偶尔来点刺激的就好。”
  • “值完这班,我就能回家翘脚休息了。”
  • “波顿和科斯特中尉到底出了什么是,有人知道吗?”
“在我看来,他们八成是私奔了。他们绝对有看对眼。”
“不对,她比他早一天失踪。而且有人在水沟里找到军官的手枪。我看是出事了。搞不好他们跑进学院了。卡纳卡的人口逐渐流失。我们告诉自己,我们会团结,但其实大家对真正瓦解时会发生的事都很害怕。”
  • “他说,提高警惕,我就说,我很警觉啊,一直都是!然后他说,喔,是啦,但这一次我是说真的。”
  • “我好无聊。”
  • “那明面刺客……听说有些受害者被啃了一半。鲜血屎尿遍地都是。”
  • “啊!我恨羊毛。让人痒到要疯了。为什么不能穿日常便服。”
  • “今晚吃炖血牛肉。快饿死了。”
  • “A、B、C、D、E和G、哎去、J、K,好简单。Q、艾斯、油和米。大不了、V、X、歪死和Z。顺口溜,没问题,告诉我你怎么比。”
  • “希望他们让我调职。我必须到其他区去。”
  • “真病态。如果是我身上有血蝇幼虫寄生,我大概会自杀。”
  • “不管什么时候,出其不意也好,艰苦时候也好,都不可以松懈啊。”
  • “该死,我得小便。”
  • 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男人来自旧蓝普洛城,他那块儿小得像条小鱼。”
  • “有麻烦?在这区?”
  • “说实在的,为什么不把所有人渣都隔离到同一区就好?”
  • “他们一说可能会出问题,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。”
  • “整嫁人都被蛰死,面目全非。四周导出都是血蝇巢,真可怕。”

(低混时的平民和女守卫官

(高混时的平民和女守卫官)

  • “那个驴脸的白痴就算去割腕我也不在乎。东西你有帮我带吗?我们之前说好的银制雪茄盒?”

“没有。我金盆洗手了。我走运了,在卡纳卡最好的地方找到提供食宿的工作。我不能弄丢这份工作。”


“这样啊,原来你喜欢当女仆?擦银器和打扫??”
“这个地方有薰衣草和古董家具的味道,和沙尘区不一样,牙齿不会因为煤灰发黑。”
“碧翠丝,我们就不能谈一开始那件事吗?你现在是嫌街上脏?!我们走着瞧!”
“不行!啊啊啊!”

女巫

  • “我说她大限已到,她脸色就很难看。茶叶就是这样显示的,与我无关。”
  • “琥珀香?这东西上哪找啊?说不定施法只要路上随便一把土就行。”
  • “为什么老是我负责在满月的时候去收集苔藓?”
  • “三次才对。我每次都搞错。轻敲鲸鱼骨三次,不是两次。”
  • “你必须把所有字都学起来,而且药念得一字不差,否则咒语不会生效。”
  • “牛胃加上琥珀香,研磨一回,搅拌三次。牛黄加上童子血……我……曾经被她的耳语迷惑,但我现在再度回到您身边了。”
  • “就这样,吃吧,小宝贝!
  • “机会是给准备好的人。”
  • “亲爱的,这巢可厉害了。”
  • “都有可能吧。狐狸还是流浪狗之类的。”
  • “我听到了,女主人。我是您忠实的仆人。好、好、好。”
  • “上辈子我困在发臭的办公室里,无聊到死。这一次,要死也死得有点趣吧。”
  • “就算今天就会死,我也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  • “情况虽然不太妙。我们不能大意。”
  • “管他是不是皇家护卫,还不是血肉之躯。”
  • “我手背都起鸡皮疙瘩了。害怕的时候就会这样。”
  • “等等……不太对劲。”
  • “我要让你痛苦死去!”
  • “你们死定了。”
  • “啥鬼?”
  • “有状况。才感觉得可以放松一下又来了。怎么好像老是这样?”

皇家美术馆门口的女巫团

  • “各位邪恶的女巫和夜半的鼠辈猎人!各位前任挤奶女工和领主!快来臣服在我脚下,我是你们的女皇,黛利拉。黛利拉万岁,天上的明月和湖面的迷雾为证!”
  • “阿米莉娅,亲爱的,要是被布里安娜听到这番话,而且她正巧心情不好,你八成得为开那种玩笑瞎掉一只眼睛。”
  • “芙兰契丝卡,她只是闹着玩。布里安娜为了交流忙得不可开交。她满脑子都是神谕姐妹团。”
  • “没错,否则众生院会眼睁睁看着我们烧成灰炭。别再胡闹了。”

皇家美术馆二层的女巫

  • “可怜的露辛达。她本来想种血荆棘,却没办法种。为了打造死灵犬一连忙了好几个礼拜,后来也是放弃了。真可惜你没看到她做的那个怪东西,只有鼻子、牙齿和尾巴。”
  • “亲爱的帕米莉亚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。黛利拉身上有界外魔的印记,而且她能够把部分能力传给我们。”
  • “好像不太公平。”
  • “想想编织或养牛这种工作号了,我们获得的天赋,远胜过看人脸色过日子。”
  • “话虽这么说是没错,也很有只会,但应该无助于露辛达获得黛利拉赏识。”

皇家美术馆大厅吊灯上的女巫

  • “黛利拉抵达卡纳卡前,布里安娜刚好有棘手的事要忙。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。”
  • “你一直在档案室禁地偷看女主人以前日记的事,她要是知道,不生气才怪。”
  • “塔米娜,我和你开玩笑啦。我又不是没读过。你觉得黛利拉真的做过那种事吗?战嚎帕欧罗也有类似的传闻。”
  • “帕欧罗的传闻是另一回事。他是街头孤儿,诡计多端。不过我相信黛利拉是有可能做这种事。”
  • “别再撤下去了。我只能说,不太可能。”
  • “亲爱的欧兰达,有些人就是有慧根。”

布里安娜·艾许沃斯

  • “恩,死在这里似乎蛮没有礼貌的,谁都一样。”
  • “尸体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• “难怪那个叫梅根·佛斯特的女人,老是鬼鬼祟祟。”
  • “我不会让她逃掉的!”
  • 居然没把我们放在眼里。鸟粪和献血,我要把你的双眼装在罐子里,放在桌上!
  • “你怕我,对吧?”
  • “十五年前在布莱格摩尔,我们曾差点逮到你。”(艾米丽女主)
  • “小贵,放弃吧。你不配坐王位。”
  • “我会剥下你的头皮。漂亮的脸蛋很好用。”
  • “你坏了我的好事,就得付出代价。”
  • “我们会在新月晚上,帮你在柏树下找块墓地!”

蝇巢饲养者

  • “他们需要你的血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沙尘区

大卫队

  • “没有半个小队巡逻沙尘区好像不太对劲。”
  • “公爵下的令。我们折损太多人员了。”
  • “战嚎用迷幻粉弄瞎战士,然后当场刺死,或是被众生院的猎犬拖走。”
  • “有个年轻中卫被督军的手榴弹击中,当场没命。”
  • “她可是公爵的远方亲戚之类的。”
  • “要命。希望他们打个头破血流,就不会想再打了。”
  • “要等到有人成功宰了帕欧罗或副督军柏恩,这天才可能实现。”
  • “在我看来,你我都没办法杀到老妪之手或众生院设的临时据点。”
  • “我怎么会困在这里?成天都在清卡在耳朵的银矿矿尘,烦死人了。”
  • “真希望这里能发生点趣事。不一定要像马戏团那么夸张,偶尔来点刺激的就好。”
  • “大皇宫。这种差事才像样。我爱苹果和拖鞋。”
  • “我连睡觉都会听到该死的风车转动。”
  • “不管什么时候,出其不意也好,艰苦时候也好,都不可以松懈啊。”
  • “一定没事的,我确定。只是有人听到狗吠而已。一定的,现在风声鹤唳啊。”
  • “刚听到似乎出了什么事,但是什么事还不确定。”
  • “说不定是好事吧,像晚餐吃炖牛肉之类的……但发生骚动的可能性……”
  • “酒吧一到夜晚,总是有人想讨一巴掌,或是被椅子痛砸一顿。”
  • “早知道就听妈妈的话,当理发师了。”

战嚎

  • “我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。那天在码头,帕欧罗被砍了。前一秒他还在,下一秒就走了。”
  • “如果不是知道运河里有一堆腐烂的尸体,我还真可能跳进去游泳。我知道,码头老鼠成灾。”
  • “那招我要学起来。”
“不是那样啦。明蒂是说,他身上有某位老太太的手。某个十多年前死掉的女巫,好不好还是在我们出生前。”
“好恶心,但至少他因此保住小命。”
  • “我应该让他难看的。早该这样。下一次。下一次一定要这么做。”
  • “帕欧罗,你是成功赶走大卫队没错,但我看你也帮不上矿工什么忙。”
“蒂芙利,一切环环相扣。一旦摆脱众生院,我会设法让公爵负担不起经营矿坑的成本。如果矿工停止采矿,公爵就会知道,生产速度放慢一半的矿坑,还比完全不生产的矿坑有利可图。只要可以改善工作条件,减少街上的矿尘,我们很乐意多付工钱。这样一来,皆大欢喜,先从这一区做起,然后是整座城市。在矿工工作的人,力量比我们所知还大。”
【从这段话来看帕欧罗想的真的太简单了→_→】
  • “这地方好脏,待着一定会生病吧?”
  • “帕欧罗应该要给我们好一点的工作了吧。”
  • “他活该,我才不会道歉。”
  • “不过说错一句话,我就在这永不超生。真惨。”
  • “这礼拜又有少。那女的连算数都不会。我一定要跟帕欧罗抱怨一下。”


督军

  • “别热众生院。待在中立区。”
  • “我们团结一致,抵抗未知的邪灵……避免惨叫着被邪灵拖入黑夜,永不翻身。”


平民

  • “那把剑小心一点,大卫队可不会喜欢。”
  • “相比你是为了恶名昭彰的金朵希锁而来的吧。祝你好运。”
  • “听说捕鲸屠宰场在裁员。”
  • “摆脱界外魔赐给我好运。”
  • “我下过矿坑。别想推荐我去矿坑。”
  • “老娘非赢不可。”
  • “就算是称重熟悉的区域也越来越不安全了。这是要怎么活得下去。”
  • “真怀念从前,那时睡了就睡了,都不用担心自己还会不会醒来。”
  • “你在找工作?我也是。”
  • “施舍一点东西给我吧。我早就把自尊心摆一旁了。”
  • “我翻不了身了,对吧?”
  • “他们说卡纳卡是索科诺斯之珠。我比较喜欢贝斯帝里安。”
  • “如果你要住下来,少管闲事就对了。”

金朵希锁

  • “杰米的姐妹说,这座城市没有你打不开的锁。不知道斯帝尔顿的房子为什么要关得这么密实,总之你看打得开吗?”
  • “等我一下。”
  • “杜兰特知道进来的方法。帕欧罗请他送餐给老斯帝尔顿或监视他。我本来打算收买他,让他把秘密告诉我,但杜兰特却被督军揍一顿带走了。”
  • “我一点头绪也没有。没有看到任何接缝。”
  • “姐妹的姐妹说这是秘密装置。他好像不是世纪制作这道锁的锁匠。”
  • “不是他,奇林·金朵希才是。聪明到吓死人。”
  • “呃……算了。下次好了。”
  • “还是算了。我们走。”
  • “这道门是奉公爵之命封起来的。他要奇林·金朵希特制这把锁。”

斯派特

  • “几年前,矿坑是份好工作,因为有斯帝尔顿作保证。没有人会因为受伤被炒鱿鱼。”
  • “是啊,大家都这么说。”
  • “矿务局处理那类食物,家庭委员会则是确保老板不会贪得无厌。”
  • “有点像老君僵持。敌不动,我不懂。斯帝尔顿一走就出事了。”
  • “这是大新闻。那是肯定的。”
  • “要是帕欧罗得逞,法律会比公爵时代更不具约束力。”
  • “众生院、战嚎,有差吗?全都是一群混球。”
  • “汤只限矿工和矿工的家人享用。在我看来,你一点都不像。”
  • “无论你要找的是什么,都祝你好运。”

玛莎(黑市)

  • “你是踢谁买命我不会过问。我来者不拒。”
  • “你该不会有那家被抢商店的情报吧?”
  • “喔,想必你就是我们在学院区的救命恩人。我特别帮你打折。”

石板上的裂缝

佣人

  • “这地方苍蝇又多又脏乱,真是越来越难待了。”


工人

大卫队


大皇宫

平民

  • “你脏得跟流浪汉或工人一样。不过你的衣服做工真细。”
  • “你的衣服有点异国风,即使以外地人的标准来说也是。”


大卫队

  • “对,我气炸了。我收到调职到内陆的回复了。调职申请驳回。”
“往好处想,这里的薪水比任何地方都好。我们还能照自己的方法办事,不会有人拿表格和程序来烦我们。我们想收费就收费,要揍人就揍人。”


女皇受死

洁拉迪娜(黑市)

  • “这里万物都进了虚空之境。再囤点武器没坏处。”

平民

  • “你是谁?”
“我不是新女皇黛利拉的朋友。”
“谢天谢地。政变一来我一直躲在这里。混乱发生前,我负责建造马车铁轨。”
“我再卡纳卡一个多月了。你有什么情报?”
“一开始是战斗,黛利拉的人马卯上还没倒戈的城市守卫。百姓试过在街道上设路障,在顿沃塔周围砌墙。最后,高级督军本人率领的督军失势。他们力抗黛利拉的女巫,那群人绝对是女巫。不过我好一阵子没见到督军了。”
 “还有呢?”
“曾因为食物问题发生暴动,但是百姓多半已经逃离这一带了。前不久,有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推着马车往顿沃塔的方向去。看起来像骨头,或许是从捕鲸屠宰场弄来的。真不知道黛利拉为什么要那种东西。”
“谢谢你的情报。再躲个几天吧。或许之后情况会好转。”


战嚎帮

  • “那块我集中了。命中第三块砖,全部的第五块。”
“不过你已经击中第三块,我却只有一块。”
  • “谁敢逾矩,我一定先教训他们。”

女巫

  • “不过他的眼神……好像烙印在我脑海。他背上的肌肉也是。每次和他缠绵,截下来好几天我脑中就只有他。我这辈子没见过男人有图那样的翘臀。不过他得为我苦等付出代价。”
  • “八手过筛,八手搅和;调制颜料,阻挡来风。”
  • “我们之中有人有机会成为戴利拉的新宠。金朵希已经作古,他的发条战士玩具没办法天长地久。”
  • “我感受到自己超能力变强了。我现在听得到她的声音。”


赛门

  • “你是谁?等等。艾米丽陛下?有可能吗?”
  “我去过卡纳卡,设法查明黛利拉和索科诺斯公爵的事,到底是怎么发生的。”
  “你成功了吗?这里陷入一片混乱。”
  “我现在知道击败黛利拉的方法了。我要夺回王位,想办法帮助我父亲。”
  “那是我这么久以来听到最棒的消息了。我挺你。需要什么,尽管开口。”
  “等风平浪静之后,把事发经过公诸于世。”
  • “这一带的百姓纷纷逃离。大家都怕黛利拉和她的……党羽。”
  • “无论截下来发生什么事,都会写入帝国的历史。但那也要明天帝国还在。”
  “要是我获胜,会邀请你进顿沃塔接受访问。”
  “祝你在顿沃塔一切顺利。”

神龛抢匪

  • “那个保险箱一定在这里某处。我可是花了一大笔钱才买到这个情报。”

旅行日记

已新开页面旅行日志

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!


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。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,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。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,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。